我叫樊延辉,男,1987年3月6日出生,汉族,延安市甘泉县道镇镇毛家安村村民。

  https://v.qq.com/x/page/i0708vjte0r.html点击观看视频

  2007年11月我积极响应祖国号召,参军入伍到武警四川省广安市支队服役,2009年11月光荣退伍回到入伍地,在部队服役期间,我连续两年被评为“优秀士兵”,参加过2008年北京奥运会四川火炬传递安保,四川汶川5.12汶川抗震救灾及地方抢险救灾任务,曾多次受到部队嘉奖与奖励。


 

  后回到地方却因我爷爷老红军患有精神病离世早,我父亲沦为孤儿,1981年因家庭原因,为了生存只好漂流他乡,打工维持生计,再一直没有回家,导致我和父亲在村里一直没有分到口粮地,也没有划下一处宅基地,唯一的一孔土窑也因年久失修坍塌,已经无法居住,给我们的生活造成极大的困难。

  2014年9月我结婚成家,婚后生育两孩子,因上述历史遗留问题,我多次依照退伍军人安置条例第二十六条规定和国家土地管理规定,以及村民自治规定和土地征收相关规定向村委会、镇政府、县民政局反映,申请给我分土地划宅基地,可至今几年来长期无法得到解决,造成我们一家五口人的生活面临着长期无一寸土地耕种,无一片瓦房可居,使原本困难的生活更是雪上加霜。

  为此我只好上访维权,2017年6月我以书面形式向村委会、镇政府、县政府民政局、县信访办反映我的情况,镇政府派人到村里调查此事,村干部勾结自己的堂弟和吴凤云向民政干事做伪证,说我户口是2007年为了当兵转入毛家安村的,并以我父亲长期在外未为村里尽到三提五统任务为由拒绝给我分地。为此我到县公安局查过我的户籍,从未有过任何转出转入记录。我多次找县政府、民政局、乡镇政府要求按照兵役法退伍军人安置条例给我解决口粮田问题,可领导们的答复却是村民自治,村民不同意他们也没办法,朗朗天空,天理何在?

  国家兵役法在你们眼里都不如几个刁民的一份伪证,我祖辈几代人长期居住于此,我的叔父亲属他们都分有土地,宅基地,可我父子却无地、无房、无片瓦,无法享有村民平等待遇,我质问:我的爷爷为了新中国英勇杀敌变成精神病患者,我为了祖国和平富强奉献青春,难道不及村里的一些事务吗?国家主席十九大讲的“让军人成为全社会尊崇的职业”这就是最受尊崇职业的下场吗?“谁是最可爱的人,不要让英雄既流血又流泪”这就是不让流泪吗?“要把好事办好办实”这就是办好办实吗? 一个最受尊崇的职业不如一刁民,最可爱的人却被政府抛弃,被村官欺压,难道这就是落实国家主席十九大讲话精神的结果吗?政府相关人员不作为,藐视兵役法,藐视习主席讲话精神,不以事实为依据听信个别村民言辞,袒护村霸宗族恶势力,为了生存我不得不麻烦领导们能在百忙中抽出宝贵时间,依照退伍军人安置条例规定和国家主席关于退役军人事务的重要指示尽快帮我解决上述问题,期待领导的英明抉择!

  我身为一名退伍军人我没有做任何对不起党对不起祖国对不起人民的事,我依照兵役法退伍军人安置条例相关规定要求你们把属于我的那份给我怎么了?有错吗?民政局乡政府村委会你们官官相护,上下勾结,不以事实为依据勾结村霸恶势力造谣生事,做伪证排挤、欺压、残害退伍军人,藐视兵役法,藐视习主席讲话精神,虚假学习党章党规学习十九大会议精神,空谈为人民服务。有领导告诉我不要在网上乱发,他们反击的话使我无法承受的,在强大的政治压力下没有媒体敢报道牵扯军人的问题,可我们不管是现役军人还是退伍军人我们做错了什么?有些当官的凭什么把退伍军人划分为重点维稳对象?我们为了争取本属于我们的东西找领导上访就说我们扰乱社会治安拘留我们。可悲!可悲……

  反应人:樊延辉

  身份证61062719870306037X

  电话:15332555553

(责任编辑:华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