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位很善于赚钱的朋友,他最大的强项就是金融,为了能够更好的理解关于钱怎么运作,他常自己坐在河边冥想,他仔细观察水是怎么流动的,通过观察大自然去理解经济、金融和钱是怎么互相作用的。

我们即将开始进入大峡谷,来了解世界上的钱是怎样运动的。

现在整个世界在钱方面有很大的变化,这个变化很多是与中国有关,是一个非常明智的做法,接下来给大家看一下为什么这么说。

现在世界上至少有这么多钱,全世界外汇储备13.1万亿美元(2016)

美国公司现金持有量,1.7万亿美元(2015年底)

全球开放头寸衍生品市场,493万亿美元(2015年底)

全部加起来有这么多,可在世界上,至少有十亿人生活在贫困线以下,极度的贫困,这些人需要很少的钱就够了,可是没有,他们还需要高速公路,需要铁路,需要医院,很多基础设施都需要,但是这些钱没有到他们那里。

在大峡谷的最底部,我们应该问自己这样一个问题,这是什么样的系统?在最底部有什么障碍,阻碍这些钱到需要的地方去呢?现在新的货币体系正在出现,这样一个新的体系,是否能给世界带来繁荣和平,同时又不带来污染,应该怎么做?这是最深的问题。

2016年10月1日中国人民币加入SDR(特别提款权),这是一个很大的事件。很多中国人都注意到了这件事,但在欧洲和美国这些事并不是影响那么大,我认为在过去70年中,这件事是世界金融史上最大的一件事,这件事就是在外汇特别提款权里加入了人民币。什么是外汇提款权?这并不复杂,桌子上摆了三个瓶子,一个是代表美元,一个代表欧元,一个代表人民币,在特别提款权里一共有五个货币,现在我自己做个例子,倒了40%的水进去,这是美元,再倒进去30%,这是欧元,人民币现在占的比例是11%,这就是我的SDR,这就是我的特别提款权,它是一个综合的一篮子货币。

怎么会有这样一个新的货币体系出现呢?人民币怎么加进去的呢?是因为整个世界的情况变了,这里面我们可以看到,亚洲的重要性越来越厉害,越来越大,1950年二次世界大战后中国和印度合起来占9%,现在占全世界的37%,在二次大战结束以后,美国加英国加法国加德国占43%,现在占36%,它们下去了,所以从这方面来看,整个世界的中心在回到了亚洲。同时整个亚洲地区占世界总人口的60%。所以我们要借助历史来看现在,理解现在,现在我们所处在世界的货币体系是已经完全过时的。

在1944年的7月发生了一个世界金融史上特别大的事,在布雷顿森林召开了一次世界经济首脑大会,建立了布雷顿森林体系,现在的金融体系就是那时候的遗产。当1944年战争结束的时候,全世界一片伤痕,大家就在一起商量如何将世界经济重振,所以他们在布雷顿森林会面了,他们需要一些新的想法改变世界,建立了新的货币体系,他们想这么做的原因是想避免以前的错误,所以吸取了教训,建立了两个世界性的机构,一个是世界银行,一个是国家货币基金组织。大家想像目前世界的情况,中国正在做的事,就相当于是1944年那些国家领袖们在布雷顿森林做的事,首先其中一个例子就是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sian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 Bank ,简称亚投行,AIIB)的成立,现在中国正在创建新的国际性的金融机构,为未来世界建立一个新的世界性的金融机构。

我们必须得学习历史才能了解现在,回顾历史,我们看看美国种了种了哪些种子,使其可以掌控世界货币体系。

1、第一个种子,美元与黄金挂钩。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史以后,全世界60%的黄金流美国本土,他们在二次大战结束时候,美国的经济发展繁荣,美国使用他们的黄金储备来支撑整个世界金融货币体系。在那个时候全世界所有人做生意都要用美金做结算,那他们用美元的理由在哪里?因为美元与黄金做了挂钩,美元随时都可以换成真正的黄金。这些黄金就储存在美联储大楼的地下,地下有十层,所以必须得坐电梯,一直坐下去。整个储备都在一个水泥的结构里,全世界所有存的黄金基本都在那里,这么多年以来,很多国家都把他们的美元换成了黄金,然后他们都把自己的黄金存在美联储大楼下面,那里距离纽约世界贸易中心不远,只有几个街区,所以全世界的黄金都在纽约。

2、第二个种子,美国为经济发展所种的,美元关联石油。1945年2月,刚刚结束了,雅塔尔会议,罗斯福在回国的路上经过了沙特,他与沙特国王阿卜杜拉·阿齐兹·伊本·沙特进行了会谈,定下了整个世界格局。罗斯福在回国的路上经过了沙特,他与沙特国王进行了会谈。美国人知道战后世界即将要大发展了,面临重建,他们需要得到足够的石油。他们会面,聊得非常愉快,交谈用的是法语,翻译半跪在地上,据当时在场者回忆,他们一下子就变得很熟,成为了好朋友。我认为这是战后美国飞速发展的第二个种子,他确保了自己安全的石油供应,并把美元与石油挂钩。

3、第三个种子是最最重要的,马歇尔计划,又称为欧洲复兴计划(European Recovery Program)。在二战结束后,战火遍及了欧洲大陆的大部分,持续的轰炸使绝大多数大城市遭到了严重破坏,特别是它们的工业生产。大半个欧洲依然难以从数百万人的死伤中平复。欧洲大陆上的许多著名城市,例如华沙和柏林,已成为一片废墟。而其它城市,如伦敦与鹿特丹,也遭受了严重的破坏。战争对农业的破坏还是导致了欧洲大陆许多地方出现了大面积的饥饿,而1946-1947年欧洲西北部罕见的寒冬又使这一情况进一步恶化。

全欧洲都恨德国,法国、英国和其他国家的政要们,他们要德国赔偿,付战争款,为他们的战争承担损失马歇尔将军认为这样不对,他主导制定了详细的欧洲复兴计划计划。重建计划最初于19477月,在这段时期内,西欧各国通过参加经济合作发展组织总共接受了美国包括金融、技术、设备等各种形式的援助合计130亿美元,若考虑通货膨胀因素,那么这笔援助相当于2006年的1300亿美元。马歇尔计划按原定计划于1951年如期终止,但此后美国对欧洲国家的其它形式的援助却始终没有停止过。我觉得这是第三个种子。

布雷顿森林体系之后几十年,大家都过的很好。转折点发生在1971年,当时的美国总统尼克松,这时候发生了一件大事,尼克松宣布美元与黄金脱钩。那时候美国陷入了越战,战争使美国产生了大量的欠款,使美国经济严重的波动,这个问题一直延续,积累到19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全面的爆发。这时候中国学了很多东西,吸取很多经验教训,一个新的货币体系呼之欲出,必须重建。

目前产油国他们有大量的美元储备,因为他们卖了石油挣了很多美元,在不同国家之间,所有的贸易大部分也都是用美元结算的,结果美国的国债成了整个金融体系最吸金的东西,因为这些国家挣的都是美元,这些钱不能趴在账上不动,一定要投出去,就投到了美国发行的国债里,中国政府现在是美国最大的债主。很多很多其他国家的中央银行也在做同样的事,整个钱在内循环里就失去了大量的机会,比如说在整个丝绸之路沿线,有大量的投资机会,现在这些钱都没有过来,这些钱去哪了呢?去帮助美国还债了,因为他们需要欠账才能使国家继续往前走。

丝绸之路沿线的主要13个国家,他们共有5.37万亿的外汇储备,占世界整个外汇储备的41%,在这里边失去了大量的机会。所以重新给这些钱找一个创造价值的出口,这是非常重要的。

在约旦和以色列之间,有个死海,很著名,因为盐的含量很高,你掉到水里会浮起来,不会沉下去,当大量的钱沉淀起来,就类似于死海。这些钱属于静止状态,不能流动,里面盐的成分越积越多,如果不小心稍微喝一点这些水,就会要了你的命,所以像这样的钱叫“死钱”,这种钱在破坏我们的未来。因为这些钱没有循环起来,没有被重新支配,现在世界上很多国家和银行家、金融家都注意到这个问题了。美国美联储前任主席有一句名言,失败了的投资意愿”。

比如说你在巴黎一个大街上,看到像这样两个移民在这里乞讨,你差不多兜里有十欧元,可是你只给难民三欧元,其实可以给他们七欧元的,这七个欧元没给出去就是你“失败了的投资意愿”。只给了三块,如果给七块会造成很大的不同。现在世界范围内经济圈都在注意这个问题,失败的投资应该怎么取代它呢?什么样的商业计划能够给它们带来连接、机会和繁荣呢?

回望“一带一路”,我们看看整个丝绸之路沿线,那些依赖丝绸之路的国家,我们会发现怎样的世界呢?有45亿人口都在这个沿线国家生活,有35亿的人需要基础设施,这里蕴含着大量大量的需求。新的金融机构就是要把这些钱重新转起来,脱离原有的货币体系,我们正在为此而努力,这对我们任何人都有意义。

回顾历史展望未来,最后,我想问问大家,我们要建立这个全球性的新的金融体系,为全世界带来繁荣与和平,让全球人民都能受益,为此我们要种什么样的种子呢?


(责任编辑:粉丝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