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月1日,伴随着电子商务法正式实施,我国的电商领域有了第一部综合性法律。然而在国家重点规范电商行业的同时,电商头部平台美团却做出了疑似无视法律的不正当竞争行为。针对这一情况,1月3日,央视财经微信刊文,直指美团上涨佣金,商户无力承担,美团却还表示,怪商家自己竞争力不强,退出是优胜劣汰。

随即,新华社在其首页app转发央视财经文章,人民日报在其微信转发央视财经文章,三大央媒齐点名批评,读者留言痛斥美团扰乱行业秩序。

近日来,数位珠三角商家的爆料,称美团业务人员存在强制要求独家合作、骗缴保证金等违背公平竞争的行为。而最新颁布的电子商务法中有明确规定:电子商务平台不能强制商家“二选一”。

针对商家集体投诉的情况,美团方面虽然做出了回应,但是却将此举归结于个别地方业务员由于个人原因所导致的不当行为。然而面对如此严重的事态,这样的答复着实缺乏可信度。独家合作的行为已经严重影响到了商户的收益,甚至出现了无法支付员工工资与房租而导致被迫裁员的情况发生。

在广东经营四家奶茶店的黄钦鸿,在大朗镇佛子凹村经营牛状元的周超等众多商户都面临着签署协议后收入大幅降低的情况。签署协议就只得在美团开店,导致收益大幅缩减;不签署就会被强制下线优惠活动、缩减配送范围。而由于对美团的依赖,不参加优惠就会导致排名极度落后,甚至一两天才会有一单生意,这让商户们苦不堪言。

签署协议后,美团对商户还巧取豪夺暗设资金池,对每户独家商户收取1000至3000元不等的保证金。根据佛山顺德嘉顿汉堡(沙滘店)的负责人透露,2018年6月26日,曾收到一条美团业务人员发过来的短信,要求商家去一个网站登录确认,内容是说商家与美团外卖的结算录入已经完成,请点击进入网站确认。

接着,美团业务经理马上给商家打来电话,让商家点开链接,输入验证码。出于对美团的信任,负责人直接进行了操作。之后,她才发现自己已经跟美团签了一个独家协议。原来输入验证码的网页下面有一排小小的字:“注意:输入验证码验证成功后,才可查看签约内容。”

签约内容即为美团“战略合作伙伴”政策支持申请书,其中一项写明:自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建立之日起,仅和我方建立战略合作关系,不再与我方经营的网络服务平台,经营相同或近似业务的其他第三方平台或集团公司等,进行与我方相同或类似业务合作。就这样,佛山顺德嘉顿汉堡(沙滘店)仅上线一个平台,收入大幅减少。

1月3日晚,负责人又接到美团告知,可以恢复双平台运作,配送范围不变,佣金却从20%提高至23%。然而其他平台已经停了半年,商户只能重新开始。同时面对佣金上涨的情况,已经有不少商家负担不起高昂的佣金退出了美团,转而安排自己的骑手配送外卖。

此外,还有商家曝光了与美团业务经理的聊天截屏,其中显示要进行“战略合作整改”,商家要向美团提供3个截图,包括竞对平台关店页面、竞对平台菜品删除页面、并在美团外卖商家后台充值1000元作为履约保证金(三个月期间竞对平台不开店则自动退回)。

假设独家保证金一家1000元,美团的550万商家若有三成缴纳,就有近16.5亿的资金被美团截流,沉淀下来的资金每日都在产生巨大的利息。亏损的美团,营收压力日益增大,一方面可以靠这笔钱做流转资金,一方面可用于缴纳政府罚款,若是商户不做独家,这笔保证金就白白送给美团。无论如何,最终受益的都是美团。

律师表示:就像ofo的用户资金池一样,这笔巨大的资金不仅缺乏政府监管,收取并罚没独家保证金的行为更是涉嫌不正当竞争。同时强迫商户“二选一”的行为已经直接违反了正在实施的电商法。商户可以直接向有关部门投诉,或运用法律武器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相比正在积极给商户各种赋能的阿里,美团对市场的压榨到了极点。一个穷凶极恶地变现,一个默默耕耘地培育。美团面对节节下滑的市场份额,采用逼独、提点、模仿阿里三招的行为也许能够保证短暂的眼前利益,但是从长远来看这无疑是作茧自缚的举动。相信国家、社会与法律都不会允许这样扰乱市场秩序的平台肆意妄为。

来源:http://www.jsdushi.net/house/2019/0105/233720.shtml

(责任编辑:株洲新闻网)